\u003c/p>\u003cp>“看著很簡單的收獲背后,卻要經歷很長的制鹽工藝過程。”一名鹽工一邊忙碌一邊介紹,目前收獲的這些都是春季鹽,屬于精細鹽品,從古法制作工藝上,和工業用的大顆粒鹽有所不同,每天需要用工具不停地在鹽池中攪拌,在人工的控制下,不讓鹽結成大顆粒,一天大約要攪拌10多次,這樣制成的鹽不但精細,而且品質特別好。如果人工控制不到位,沉淀后的鹽會結成像冰塊一樣的大晶體。只有人工在海水里不停攪動,讓海水流動起來,才能使鹽在結晶的過程中形成微小的顆粒。\u003c/p>\u003cp>記者了解到,東風鹽場目前有千余畝鹽田,其中包含精細鹽田和粗顆粒鹽田。作為我國優質海鹽的生產地,鹽場一直保留著一片古法曬鹽場,挖掘傳統古法曬鹽工藝。每年3月中旬開始,東風鹽田精細鹽田就陸續開始收獲,隨著氣溫升高,鹽田的產量也會進入高峰。從一開始的幾百斤,到現在平均每畝每天收獲1000多斤甚至更多。到了夏季,溫度升高,產量也會跟著增高,平均每畝每天能收獲2000多斤。\u003c/p>\u003cp>\u003cstrong>陽光越好產量越高\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今年春季的雨水不多,相反陽光充足,風也很給力。海水蒸發得快,鹽的產量自然就會增高。”鹽田工人介紹,古法曬鹽,靠天吃飯,目前收獲的全部是細鹽,經過工廠凈化殺菌后成為我們平時吃的食鹽。春鹽可以收獲到秋季,接著就開始收獲大顆粒粗鹽,也就是工業用鹽。\u003c/p>\u003cp>鹽工介紹,海鹽是純天然物理生產,不需要二次加工,只需要進行凈化殺菌,所以保留了鹽本身完整的晶體結構和營養成分,含有更豐富的鈣鎂鉀硫及鐵鋅等微量元素。古人曾形容撈鹽是“清水撈白銀”,但人工撈鹽是個力氣活。海水里剛結晶的濕鹽沉甸甸的,一筐重200多斤。所謂“曬鹽”,風力的大小和陽光的強弱決定了海水蒸發量的高低,也決定了鹽產量的高低。古法曬鹽是季節性的活,從每年春天開始忙碌,一直到11月中旬結束,出一茬鹽需要整整一年的沉淀時間。這里的制鹽采用古法,從開灘貯水到蒸發結晶,不添加任何化學成分,天然無污染。\u003c/p>\u003cp>\u003cstrong>曬鹽需要幾十道工序\u003c/strong>\u003c/p>\u003cp>食鹽是大海自然的饋贈,自古以來,青島沿海主要以灘曬法生產原鹽,按古老的工藝分為納潮、制鹵、結晶、收鹽四大工序,而每道大工序中又分幾十道復雜的精細工序。這些復雜的工序,在千百年的傳承中,不斷創新,延續至今。\u003c/p>\u003cp>“古法制鹽,在時間的把握上十分講究,成功與否和天氣有很大關系,如果掌握不好時間節點,就會影響一年的收成。”每年春節前后,由于海上風力、暗流小,這時候的海水比較干凈,所以制鹽人會選擇這個時間段抽取海水,然后經過一道道沉淀池,每一次沉淀都要經過長時間的風吹日曬,直到海水中鹽的濃度變高,結出鹽花,也就是鹽的結晶體。經過10多次反復沉淀,最后將含鹽濃度達26%的海水引入鹽場沉淀池,等待收獲。\u003c/p>\u003cp>老鹽工介紹,制鹽中最為關鍵的一步就是沉淀,控制不好也會影響鹽的質量。這道工序,要把海水的濃度控制住,超標過高的海水,鹽的質量就會受到影響。整個制鹽過程還有一個重要的步驟,就是“曬”,要經過一年左右的時間才能豐收。\u003c/p>\u003cp>\u003cstrong>年產海鹽2500噸左右\u003c/strong>\u003c/p>\u003cp>東風鹽場相關負責人介紹,21世紀初,東風鹽場鹽田逐步退出青島鹽區,各企業開始退鹽開發,鹽田面積減少,原鹽產量隨之減少。至今,整個青島鹽區僅余東風鹽場1000畝鹽田面積,年原鹽產量保持在2500噸左右。作為我國海鹽的發源地,東風鹽場有老一輩的回憶,有老青島人忘卻不了的味道,非常需要留下一片鹽田,留下這一份歷史,留下這一種工藝。在發展鹽業特色旅游項目的同時,把老祖宗遺留下的青島鹽業文化傳承下去。\u003c/p>\u003cp>\u003cstrong>/看點/\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青島人吃上本地海鹽\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一名老制鹽工人回憶,隨著社會的發展,井鹽、礦鹽大量開發利用,因為其產量高、價格低廉,迅速占領市場,擠壓了海鹽的生存空間。在鹽業實行國家管控的年代,鹽的主要用途為工業生產,因此營養價值高的海鹽沒了用武之地。\u003c/p>\u003cp>直到2017年初,隨著全國鹽業改革大幕拉開,長達兩千多年的鹽業專營自此打破,東風鹽場也迎來希望的曙光。隨后幾年,東風鹽場根據市場需求,迅速調整產品品類,從粗放的工業用鹽到更加精細的食用鹽,通過重拾古法曬鹽工藝,讓高品質、高附加值的海鹽重新走上百姓餐桌。如今,讓制鹽工人欣慰的是,鹽業博物館正在以東風鹽場為基地進行籌建,古法曬鹽的工藝和文化也將擁有傳播載體,世代相傳。讓人欣喜的是,2016年,東風鹽場挖掘的傳統古法曬鹽工藝,產品各項指標均優于國家灘曬食用鹽一級標準,并于2017年6月正式投產。當年11月,青島“海若”牌天然海鹽新品走上市場,成為備受市民歡迎的青島本地品牌。\u003c/p>\u003cp>\u003cstrong>/人物/\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鹽三代”傳承老技藝\u003c/strong>\u003c/p>\u003cp>“很小的時候,就跟著爺爺和父親,在鹽田里玩耍。那時候起就對鹽有了情結。”今年52歲的東風鹽業發展有限公司制鹽公司副經理徐奎鵬介紹,從他爺爺那一輩就開始從事古法曬鹽工作,他也在鹽場工作了幾十年,是當地名符其實的“鹽三代”。記得第一次坐著父親的大板車來到鹽田,看到雪白的鹽,徐奎鵬上前就抓了一把往嘴里放,惹得周圍許多鹽制工大笑不止。第一次接觸鹽田后,徐奎鵬和制鹽結下了情緣。\u003c/p>\u003cp>徐奎鵬一直沒有離開過這片鹽灘。由于從小跟著爺爺和父親學制鹽,到了高中畢業,他很自然地從父親手里掌握了古法制鹽技藝的精髓,正式成為當地有名的制鹽傳承人。30多年的曬鹽經歷,讓徐奎鵬對這片鹽田產生了很深的感情。從上個世紀50年代開始,祖父兩代一直守護著鹽田,到他已經是第三代。這不僅是一門手藝,更是承載著青島幾代人的鄉愁記憶。\u003c/p>\u003cp>靠曬鹽為生,在別人眼中是“清水撈白銀”的美差,但背后的辛苦只有曬鹽人自己知道。如今,作為青島東風鹽場最后千畝鹽田的負責人之一,徐奎鵬基本上全年吃住在鹽田,除了管理好幾十號制鹽工人外,主要還承擔著鹽田的保護工作。這些年來,為守護這片鹽田,徐奎鵬學會了看云識天氣,有大雨降臨或極端天氣,他總會提前防備。因為一場沒有防備的降雨,很可能就會毀掉一池子的海鹽。\u003c/p>\u003cp>“制鹽過程最怕水,下雨時鹽池子需要用苫布蓋上。只要聽到打雷,不管什么時候,也要保護好鹽田的安全。”古法制鹽中的特殊要求,讓徐奎鵬記憶猶新。如今的東風鹽場保留著最后一塊千畝古法曬鹽場,這也是他一直在東風鹽場堅守的原因。在這里,他還能看到古法曬鹽的熟悉場景,讓保留在心底的那份鄉愁找到了依托。作為我國海鹽的發源地之一,這里有著老青島人忘不了的味道。這一片鹽田留下了一份鄉愁,更為后人留下了一份文化遺產。\u003c/p>\u003cp>\u003cstrong>/解讀/\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紅島“漁鹽耕讀”底蘊深厚\u003c/strong>\u003c/p>\u003cp>青島有著延綿700多公里的海岸線,自古以來就有曬海鹽的傳統。至今,在西海岸、即墨、膠州等海域仍零星分布著古法曬鹽場,但由于規模小,鮮為人知。而位于膠州灣的紅島海域,由于地理優勢,讓這里的一代代漁民有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自然條件。經過長期的演變過程,紅島形成了“漁鹽耕讀”的文化底蘊,漁業和鹽業共同締造了紅島的美麗傳說。\u003c/p>\u003cp>地處膠州灣北岸的紅島,早期稱陰島,原是膠州灣內的一個島嶼,由于水域水質優良,漁鹽文化傳承千年。當地漁民介紹,紅島有兩個“天下第一鮮”:一個是紅島蛤蜊,皮薄肉嫩味鮮,另一個就是紅島海鹽,純正的大海味道。而作為漁鹽古鎮的紅島,曾多次挖出成片的古代鹽井。數千年來,這里的海鹽生產經歷了“煮海為鹽、刮堿取鹽、掘井煮鹽、鹽田曬鹽”的演變。\u003c/p>\u003cp>相傳炎帝時期,在山東半島南岸膠州灣北部蓮花島一帶,住著一個原始的部落,部落首領名叫夙沙。有一天夙沙在海邊煮魚吃,他和往常一樣提著陶罐從海里打半罐水回來,剛放在火上煮,突然一頭野豬從眼前飛奔而過,夙沙見了豈能放過,拔腿就追,等他扛著打死的野豬回來,罐里的水已經熬干了,缶底留下了一層白白的細末。他用手指蘸了一點放到嘴里嘗嘗,味道又咸又鮮。夙沙把烤熟的野豬肉蘸著它吃,味道很鮮美。那白白的細末便是從海水中熬出來的鹽。從此鹽就走進了人類的生活,夙沙氏被后人稱為“鹽宗”。\u003c/p>\u003cp>記者了解到,城陽區韓家民俗村,以前是一片灘涂,到處雜草叢生。大約在2004年,居民在這里挖蝦池時,發現一口井,經專家認證,這口井是早年用來煮鹽的古井,距今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后來,當地將古井修復后保護起來,還在旁邊設立煮鹽用的器具,如今,這里已成為韓家民俗村的一處景點。\u003c/p>\u003cp>\u003cstrong>/講述/\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從刮堿取鹽演變為引水曬鹽\u003c/strong>\u003c/p>\u003cp>幾千年前,我國的先民們就已經在海邊曬制、煎熬海鹽,從北到南綿長的海岸線上,分布著諸多鹽場。過去人們習慣以省為單位劃分鹽場,于是就有遼寧鹽場、長蘆鹽場、山東鹽場、淮北鹽場“四大鹽場”之說。\u003c/p>\u003cp>位于城陽區河套街道的東風鹽場,作為最后的鹽田守望者,一代代制鹽工一直堅守著這片鹽田。老鹽工張明田介紹,他和諸多鹽工在鹽場一干就是幾十年,以前鹽場的面積大,人多,效益好,最多的時候僅鹽工就多達上千人。而這里的許多鹽工都熟知古法制鹽的技藝。\u003c/p>\u003cp>張明田介紹,在膠州灣北部紅島北岸平緩的海灘上,經過若干年潮起潮落、風吹日曬,曾自然形成了一層白色的鹽花,人們用木板刮下來,經過加工,用于食用、交租、交換商品,這種取鹽方式是“刮堿取鹽”。在漢代,南部膠州灣內天氣大旱,人們在掘井取水澆田時,發現井水比海水咸了許多,放在鍋里煮,果然比海水取鹽還多幾倍,先民從此開始了掘井取水煮鹽,這種取鹽方式是“掘井煮鹽”。\u003c/p>\u003cp>后來,有漁民偶爾將海水引入小池養魚蝦時發現,池子里的海水曬干后,里面出現一些亮晶晶的物質,大家意識到這就是珍貴的海鹽,隨后開始了圈池曬鹽,獲利頗豐。以后,大家紛紛效仿,才有了后來的一方方鹽田。根據山東省“鹽業志”記載,海鹽生產的歷史可以追溯幾千年。沿海小規模的土法制鹽僅能滿足周邊小范圍的需求。\u003c/p>\u003cp>\u003cstrong>/關注/\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東風鹽場將成文旅新地標\u003c/strong>\u003c/p>\u003cp>如今的紅島東風鹽場第三工區,被稱為青島最后一片鹽田,占地面積約1000多畝。未來,這里將成為濕地公園上的海鹽文化新地標。其實,最近幾年,東風鹽場已經開始嘗試用新的方式傳承古法制鹽文化,到目前為止,已經接待了上千名中小學生,來到這里親身體驗古法制鹽技藝。\u003c/p>\u003cp>紅島的海鹽從來都是海鹽中的上品,作為我國海鹽的發源地之一,有老青島人忘不了的味道,留下這一片鹽田,就是為了將紅島鹽業的歷史、文化、工藝、操作、實物等最完整地保存下來。從東風鹽場的歷史變革看,從1957至1960年,經過多次調整,組成了馬哥莊、程哥莊、張哥莊3個鹽場,并于1968年進行了歸并,定名為國營青島東風鹽場。1978年潮海鹽場并入,成為青島東風鹽場原鹽生產第三工區。至此,東風鹽場占地面積達到364318公畝(1公畝為100平方米)。\u003c/p>\u003cp>“目前正開發鹽業主題文化旅游項目,包括鹽業博物館、創意生活館、場景式鹽療、戶外體驗區、露天鹵水浴等產品,為的就是文旅融合,將古法制鹽技藝傳承下去,讓更多人知道青島的制鹽歷史文化。”據介紹,青島東風鹽場是國內、省內海鹽老灘技術改造最早的鹽場。后來,為了減輕鹽工勞動負荷,實現海鹽生產機械化,改變舊操作,實施新工藝,把分散、零亂的鹽灘改為集中式的新型鹽場,上個世紀60年代,開啟了歷時10多年的老灘技術改造工程。此后全國第一臺聯合收鹽機組在此試驗成功。到了90年代末期,鹽業價格波動較大,全國鹽業整體經營不景氣,東風鹽場企業經歷了近10年困難時期,一直堅持到了今天。\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申君毅"},"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3Ca%20href%3D%22%2F%2Fwww.52smzp.com%2Fspecial%2Fwxqd129%2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0_39%2F1D6F5CF3BAD640CBE5E801033E6AB90B0035690A_w300_h220.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hardAd":[],"asideAd2":"%3Ca%20href%3D%22%2F%2Fqdifeng.com%2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0_29%2F98A35F35987CBCB4007A6E6CA72AE1F0ED36B097_w300_h43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43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asideAd1":"%3Ca%20%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04%2FE9866E074E0692D70D1D5D9E926EB57366CBF189_size70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topAd":"%0A%3Cul%20class%3D%22top_adv01_one%22%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li%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span%20class%3D%22icon_adv%22%3E%3C%2Fspan%3E%3Ca%20href%3D%22%2F%2Fwww.52smzp.com%2Fc%2F820eGJ6T5gF%22%20%20target%3D%22_blank%22%20%20title%3D%22%22%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16%2FF49793000C7E407B69BA3AC96242645EAE5EA2CC_size122_w1000_h90.jpg%22%20title%20alt%20border%3D%220%22%20height%3D%2290%22%20width%3D%221000%22%20%2F%3E%20%3C%2Fa%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2Fli%3E%0A%20%20%20%20%20%20%20%20%3C%2Ful%3E%0A","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 <rp id="udzab"><progress id="udzab"></progress></rp>

    <rp id="udzab"><nav id="udzab"></nav></rp>
    <cite id="udzab"><noscript id="udzab"></noscript></cite>

    <cite id="udzab"></cite><cite id="udzab"><noscript id="udzab"></noscript></cite>

    <cite id="udzab"></cite>
  • <ruby id="udzab"><meter id="udzab"></meter></ruby>
  • <tt id="udzab"></tt>
    一天千斤,城陽東風鹽場千畝鹽田迎來收獲季
    青島

    一天千斤,城陽東風鹽場千畝鹽田迎來收獲季

    2021年04月09日 15:47:16
    來源:鳳凰網青島

    原標題:一畝一天收獲千斤!城陽河套街道東風鹽場千畝鹽田迎來收獲季

    來源:青島早報

    青島的古法制鹽歷史,可追溯至數千年之前,解放后又成為全國最早的曬鹽場之一。2021年春天,經過一個冬天的風吹日曬,位于城陽區河套街道羅家營海域的東風鹽場鹽田迎來了收獲季。4月8日,記者現場探訪發現,曾經有著“清水撈白銀”美譽的古法制鹽技藝背后,飽含著曬鹽漢子們的辛勤勞作。堅守古法制鹽30多年的“鹽三代”徐奎鵬介紹,古法制鹽作為青島文化的一部分,保留了最后一塊千畝鹽田,也是為了留住鄉愁記憶!

    一畝鹽田一天收獲千斤

    隨著陣陣春風,身著白色膠鞋和工裝,手拿工具的制鹽漢子們,迎著明媚的春光,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對制鹽工人來說,春天是一年當中最忙碌、最快樂的季節。4月8日一大早,城陽區河套街道羅家營海域的東風鹽場,呈現出一派喜人的豐收景象。12塊鹽田里,三五名工人為一小組,進入鹽田開始撈鹽。只見幾名鹽工“一”字排開,用長長的木制推板,合力將水底白色的細鹽推到岸邊后,人工裝入袋子。短短兩個多小時,一筐筐潔白如雪的精細海鹽便被運到了岸上。

    一天千斤,城陽東風鹽場千畝鹽田迎來收獲季

    “看著很簡單的收獲背后,卻要經歷很長的制鹽工藝過程。”一名鹽工一邊忙碌一邊介紹,目前收獲的這些都是春季鹽,屬于精細鹽品,從古法制作工藝上,和工業用的大顆粒鹽有所不同,每天需要用工具不停地在鹽池中攪拌,在人工的控制下,不讓鹽結成大顆粒,一天大約要攪拌10多次,這樣制成的鹽不但精細,而且品質特別好。如果人工控制不到位,沉淀后的鹽會結成像冰塊一樣的大晶體。只有人工在海水里不停攪動,讓海水流動起來,才能使鹽在結晶的過程中形成微小的顆粒。

    記者了解到,東風鹽場目前有千余畝鹽田,其中包含精細鹽田和粗顆粒鹽田。作為我國優質海鹽的生產地,鹽場一直保留著一片古法曬鹽場,挖掘傳統古法曬鹽工藝。每年3月中旬開始,東風鹽田精細鹽田就陸續開始收獲,隨著氣溫升高,鹽田的產量也會進入高峰。從一開始的幾百斤,到現在平均每畝每天收獲1000多斤甚至更多。到了夏季,溫度升高,產量也會跟著增高,平均每畝每天能收獲2000多斤。

    陽光越好產量越高

    “今年春季的雨水不多,相反陽光充足,風也很給力。海水蒸發得快,鹽的產量自然就會增高。”鹽田工人介紹,古法曬鹽,靠天吃飯,目前收獲的全部是細鹽,經過工廠凈化殺菌后成為我們平時吃的食鹽。春鹽可以收獲到秋季,接著就開始收獲大顆粒粗鹽,也就是工業用鹽。

    鹽工介紹,海鹽是純天然物理生產,不需要二次加工,只需要進行凈化殺菌,所以保留了鹽本身完整的晶體結構和營養成分,含有更豐富的鈣鎂鉀硫及鐵鋅等微量元素。古人曾形容撈鹽是“清水撈白銀”,但人工撈鹽是個力氣活。海水里剛結晶的濕鹽沉甸甸的,一筐重200多斤。所謂“曬鹽”,風力的大小和陽光的強弱決定了海水蒸發量的高低,也決定了鹽產量的高低。古法曬鹽是季節性的活,從每年春天開始忙碌,一直到11月中旬結束,出一茬鹽需要整整一年的沉淀時間。這里的制鹽采用古法,從開灘貯水到蒸發結晶,不添加任何化學成分,天然無污染。

    曬鹽需要幾十道工序

    食鹽是大海自然的饋贈,自古以來,青島沿海主要以灘曬法生產原鹽,按古老的工藝分為納潮、制鹵、結晶、收鹽四大工序,而每道大工序中又分幾十道復雜的精細工序。這些復雜的工序,在千百年的傳承中,不斷創新,延續至今。

    “古法制鹽,在時間的把握上十分講究,成功與否和天氣有很大關系,如果掌握不好時間節點,就會影響一年的收成。”每年春節前后,由于海上風力、暗流小,這時候的海水比較干凈,所以制鹽人會選擇這個時間段抽取海水,然后經過一道道沉淀池,每一次沉淀都要經過長時間的風吹日曬,直到海水中鹽的濃度變高,結出鹽花,也就是鹽的結晶體。經過10多次反復沉淀,最后將含鹽濃度達26%的海水引入鹽場沉淀池,等待收獲。

    老鹽工介紹,制鹽中最為關鍵的一步就是沉淀,控制不好也會影響鹽的質量。這道工序,要把海水的濃度控制住,超標過高的海水,鹽的質量就會受到影響。整個制鹽過程還有一個重要的步驟,就是“曬”,要經過一年左右的時間才能豐收。

    年產海鹽2500噸左右

    東風鹽場相關負責人介紹,21世紀初,東風鹽場鹽田逐步退出青島鹽區,各企業開始退鹽開發,鹽田面積減少,原鹽產量隨之減少。至今,整個青島鹽區僅余東風鹽場1000畝鹽田面積,年原鹽產量保持在2500噸左右。作為我國海鹽的發源地,東風鹽場有老一輩的回憶,有老青島人忘卻不了的味道,非常需要留下一片鹽田,留下這一份歷史,留下這一種工藝。在發展鹽業特色旅游項目的同時,把老祖宗遺留下的青島鹽業文化傳承下去。

    /看點/

    青島人吃上本地海鹽

    一名老制鹽工人回憶,隨著社會的發展,井鹽、礦鹽大量開發利用,因為其產量高、價格低廉,迅速占領市場,擠壓了海鹽的生存空間。在鹽業實行國家管控的年代,鹽的主要用途為工業生產,因此營養價值高的海鹽沒了用武之地。

    直到2017年初,隨著全國鹽業改革大幕拉開,長達兩千多年的鹽業專營自此打破,東風鹽場也迎來希望的曙光。隨后幾年,東風鹽場根據市場需求,迅速調整產品品類,從粗放的工業用鹽到更加精細的食用鹽,通過重拾古法曬鹽工藝,讓高品質、高附加值的海鹽重新走上百姓餐桌。如今,讓制鹽工人欣慰的是,鹽業博物館正在以東風鹽場為基地進行籌建,古法曬鹽的工藝和文化也將擁有傳播載體,世代相傳。讓人欣喜的是,2016年,東風鹽場挖掘的傳統古法曬鹽工藝,產品各項指標均優于國家灘曬食用鹽一級標準,并于2017年6月正式投產。當年11月,青島“海若”牌天然海鹽新品走上市場,成為備受市民歡迎的青島本地品牌。

    /人物/

    “鹽三代”傳承老技藝

    “很小的時候,就跟著爺爺和父親,在鹽田里玩耍。那時候起就對鹽有了情結。”今年52歲的東風鹽業發展有限公司制鹽公司副經理徐奎鵬介紹,從他爺爺那一輩就開始從事古法曬鹽工作,他也在鹽場工作了幾十年,是當地名符其實的“鹽三代”。記得第一次坐著父親的大板車來到鹽田,看到雪白的鹽,徐奎鵬上前就抓了一把往嘴里放,惹得周圍許多鹽制工大笑不止。第一次接觸鹽田后,徐奎鵬和制鹽結下了情緣。

    徐奎鵬一直沒有離開過這片鹽灘。由于從小跟著爺爺和父親學制鹽,到了高中畢業,他很自然地從父親手里掌握了古法制鹽技藝的精髓,正式成為當地有名的制鹽傳承人。30多年的曬鹽經歷,讓徐奎鵬對這片鹽田產生了很深的感情。從上個世紀50年代開始,祖父兩代一直守護著鹽田,到他已經是第三代。這不僅是一門手藝,更是承載著青島幾代人的鄉愁記憶。

    靠曬鹽為生,在別人眼中是“清水撈白銀”的美差,但背后的辛苦只有曬鹽人自己知道。如今,作為青島東風鹽場最后千畝鹽田的負責人之一,徐奎鵬基本上全年吃住在鹽田,除了管理好幾十號制鹽工人外,主要還承擔著鹽田的保護工作。這些年來,為守護這片鹽田,徐奎鵬學會了看云識天氣,有大雨降臨或極端天氣,他總會提前防備。因為一場沒有防備的降雨,很可能就會毀掉一池子的海鹽。

    “制鹽過程最怕水,下雨時鹽池子需要用苫布蓋上。只要聽到打雷,不管什么時候,也要保護好鹽田的安全。”古法制鹽中的特殊要求,讓徐奎鵬記憶猶新。如今的東風鹽場保留著最后一塊千畝古法曬鹽場,這也是他一直在東風鹽場堅守的原因。在這里,他還能看到古法曬鹽的熟悉場景,讓保留在心底的那份鄉愁找到了依托。作為我國海鹽的發源地之一,這里有著老青島人忘不了的味道。這一片鹽田留下了一份鄉愁,更為后人留下了一份文化遺產。

    /解讀/

    紅島“漁鹽耕讀”底蘊深厚

    青島有著延綿700多公里的海岸線,自古以來就有曬海鹽的傳統。至今,在西海岸、即墨、膠州等海域仍零星分布著古法曬鹽場,但由于規模小,鮮為人知。而位于膠州灣的紅島海域,由于地理優勢,讓這里的一代代漁民有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自然條件。經過長期的演變過程,紅島形成了“漁鹽耕讀”的文化底蘊,漁業和鹽業共同締造了紅島的美麗傳說。

    地處膠州灣北岸的紅島,早期稱陰島,原是膠州灣內的一個島嶼,由于水域水質優良,漁鹽文化傳承千年。當地漁民介紹,紅島有兩個“天下第一鮮”:一個是紅島蛤蜊,皮薄肉嫩味鮮,另一個就是紅島海鹽,純正的大海味道。而作為漁鹽古鎮的紅島,曾多次挖出成片的古代鹽井。數千年來,這里的海鹽生產經歷了“煮海為鹽、刮堿取鹽、掘井煮鹽、鹽田曬鹽”的演變。

    相傳炎帝時期,在山東半島南岸膠州灣北部蓮花島一帶,住著一個原始的部落,部落首領名叫夙沙。有一天夙沙在海邊煮魚吃,他和往常一樣提著陶罐從海里打半罐水回來,剛放在火上煮,突然一頭野豬從眼前飛奔而過,夙沙見了豈能放過,拔腿就追,等他扛著打死的野豬回來,罐里的水已經熬干了,缶底留下了一層白白的細末。他用手指蘸了一點放到嘴里嘗嘗,味道又咸又鮮。夙沙把烤熟的野豬肉蘸著它吃,味道很鮮美。那白白的細末便是從海水中熬出來的鹽。從此鹽就走進了人類的生活,夙沙氏被后人稱為“鹽宗”。

    記者了解到,城陽區韓家民俗村,以前是一片灘涂,到處雜草叢生。大約在2004年,居民在這里挖蝦池時,發現一口井,經專家認證,這口井是早年用來煮鹽的古井,距今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后來,當地將古井修復后保護起來,還在旁邊設立煮鹽用的器具,如今,這里已成為韓家民俗村的一處景點。

    /講述/

    從刮堿取鹽演變為引水曬鹽

    幾千年前,我國的先民們就已經在海邊曬制、煎熬海鹽,從北到南綿長的海岸線上,分布著諸多鹽場。過去人們習慣以省為單位劃分鹽場,于是就有遼寧鹽場、長蘆鹽場、山東鹽場、淮北鹽場“四大鹽場”之說。

    位于城陽區河套街道的東風鹽場,作為最后的鹽田守望者,一代代制鹽工一直堅守著這片鹽田。老鹽工張明田介紹,他和諸多鹽工在鹽場一干就是幾十年,以前鹽場的面積大,人多,效益好,最多的時候僅鹽工就多達上千人。而這里的許多鹽工都熟知古法制鹽的技藝。

    張明田介紹,在膠州灣北部紅島北岸平緩的海灘上,經過若干年潮起潮落、風吹日曬,曾自然形成了一層白色的鹽花,人們用木板刮下來,經過加工,用于食用、交租、交換商品,這種取鹽方式是“刮堿取鹽”。在漢代,南部膠州灣內天氣大旱,人們在掘井取水澆田時,發現井水比海水咸了許多,放在鍋里煮,果然比海水取鹽還多幾倍,先民從此開始了掘井取水煮鹽,這種取鹽方式是“掘井煮鹽”。

    后來,有漁民偶爾將海水引入小池養魚蝦時發現,池子里的海水曬干后,里面出現一些亮晶晶的物質,大家意識到這就是珍貴的海鹽,隨后開始了圈池曬鹽,獲利頗豐。以后,大家紛紛效仿,才有了后來的一方方鹽田。根據山東省“鹽業志”記載,海鹽生產的歷史可以追溯幾千年。沿海小規模的土法制鹽僅能滿足周邊小范圍的需求。

    /關注/

    東風鹽場將成文旅新地標

    如今的紅島東風鹽場第三工區,被稱為青島最后一片鹽田,占地面積約1000多畝。未來,這里將成為濕地公園上的海鹽文化新地標。其實,最近幾年,東風鹽場已經開始嘗試用新的方式傳承古法制鹽文化,到目前為止,已經接待了上千名中小學生,來到這里親身體驗古法制鹽技藝。

    紅島的海鹽從來都是海鹽中的上品,作為我國海鹽的發源地之一,有老青島人忘不了的味道,留下這一片鹽田,就是為了將紅島鹽業的歷史、文化、工藝、操作、實物等最完整地保存下來。從東風鹽場的歷史變革看,從1957至1960年,經過多次調整,組成了馬哥莊、程哥莊、張哥莊3個鹽場,并于1968年進行了歸并,定名為國營青島東風鹽場。1978年潮海鹽場并入,成為青島東風鹽場原鹽生產第三工區。至此,東風鹽場占地面積達到364318公畝(1公畝為100平方米)。

    “目前正開發鹽業主題文化旅游項目,包括鹽業博物館、創意生活館、場景式鹽療、戶外體驗區、露天鹵水浴等產品,為的就是文旅融合,將古法制鹽技藝傳承下去,讓更多人知道青島的制鹽歷史文化。”據介紹,青島東風鹽場是國內、省內海鹽老灘技術改造最早的鹽場。后來,為了減輕鹽工勞動負荷,實現海鹽生產機械化,改變舊操作,實施新工藝,把分散、零亂的鹽灘改為集中式的新型鹽場,上個世紀60年代,開啟了歷時10多年的老灘技術改造工程。此后全國第一臺聯合收鹽機組在此試驗成功。到了90年代末期,鹽業價格波動較大,全國鹽業整體經營不景氣,東風鹽場企業經歷了近10年困難時期,一直堅持到了今天。

    放荡的美妇欧美在线播放,亚洲色图欧美色图,青青青爽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