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撰文/\u003c/strong>の吳俊蕊\u003c/p>\u003cp>\u003cstrong>審校/\u003c/strong>の馮亞楠\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轉型企業家\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回家鄉攻克三大技術難題\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改革開放浪潮下,不少有志青年出國學習先進技術、吸收先進理念,把國外先進的技術、理念帶回國,推動國內經濟產業的發展。崔云龍就是“海歸派”中的一員。\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3B097A5B8F11E67FB8D261FD76AFE05D316B01D5_size11_w500_h353.jpg\" alt=\"圖片\" />\u003c/p>\u003cp>在日本求學的過程中他發現日本已嚴格限制醫學抗生素使用,疾病治療多采用微生態醫藥替代。因抗生素會造成人體菌群失調、產生耐藥性,嚴重威脅著健康和生命,而當時國內囿于疾病末端開展治療,抗生素被廣泛用于抗感染疾病,并沒有認識到人體微生態平衡及活菌制劑對健康、長壽的重要意義。對此,東海藥業崔云龍教授暗下決心:“\u003cstrong>依靠自主創新,一定要開發出屬于國人的新一代微生態藥品!\u003c/strong>”\u003c/p>\u003cp>90年代末,在國際微生態領域方面,中國鮮有涉足,近半世紀被日本人壟斷。回國后崔云龍放棄了月薪35萬日元(相當于國內工資的近三百倍)的優厚待遇,召集了30多位志同道合的留學知識分子,在北京阜成路中學租賃了三間實驗室開始了艱苦卓絕微生態新藥科研攻關之路。在那里,他創建了北京普爾康醫藥高科技有限公司,潛心創研新一代替代抗生素、消除腸病及并發癥的微生態藥品。\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D50D57DC10ABE6EE4CF49D1233B54103181342B1_size10_w600_h300.jpg\" alt=\"圖片\" />\u003c/p>\u003cp>為了尋找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質菌種,崔云龍和同事們走進荒野從兩萬多份樣品中,選擇出\u003cstrong>酪酸梭菌CGMCC0313-1菌株\u003c/strong>,并分離獲得了首株藥用凝結芽孢桿菌菌株\u003cstrong>TBC169\u003c/strong>。\u003c/p>\u003cp>在其他國家為了打破日本在微生態制藥領域的壟斷,投入十幾億美元未果的項目,被崔云龍團隊攻克下來了,\u003cstrong>三千越甲可吞吳,而崔云龍也因此被譽為“中國酪酸菌之父”。\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41522C3636DB7F89E32911837E92BE7723BF68B8_size47_w480_h198.png\" alt=\"圖片\" />\u003c/p>\u003cp>2003年,在國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崔云龍回到家鄉青島建立了青島東海藥業有限公司,在他的帶領下,\u003cstrong>東海藥業攻克了制約我國微生態藥品發展的三大技術瓶頸,掌握了高效藥用菌種選育、耐胃酸、耐常溫微囊工藝技術\u003c/strong>,創研了阿泰寧、寶樂安、爽舒寶等新一代革命性的藥品,而這新一代產品解決了厭氧菌芽孢產率低、微生態藥品需要2~8℃低溫貯運等技術難題。\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7D4DB2F39BD2B6709944DFE23BA386E6E55CB968_size45_w1080_h721.jpg\" alt=\"圖片\"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路漫漫其修遠兮,吾仍“傳道”之\u003c/p>\u003cp>\u003cstrong>當解決了技術和量產問題,又一難題接踵而至,那就是如何進行推廣銷售。\u003c/strong>微生態系統研究是21世紀初興起的新興學科,微生態藥品又是近幾年新研制的藥物,許多醫生不了解相關知識不敢開藥,患者沒有接觸過微生態藥品不敢服藥,阿泰寧、舒爽寶被積壓在倉庫里,徘徊在市場的邊緣。\u003c/p>\u003cp>“只有給醫生普及微生態知識,才能讓醫生放心大膽的開藥;只有讓患者了解阿泰寧等微生態制品的藥效,才能讓患者放心大膽的服藥。”2005年,崔云龍開啟了他的學術推廣培訓,\u003cstrong>六個多月里,他縱橫奔波8萬里,講課150多場,培訓醫生8000余人。\u003c/strong>但畢竟個人的學術推廣傳播力太小,科普力度也太弱,崔云龍又先后組織拍攝了世界首部微生態學科教片《現代微生態學的基礎與應用——益生菌制劑治療菌群失調與相關疾病的研究進展》消化科專輯和兒科專輯,主編了世界首部酪酸梭菌專著《酪酸梭菌——腸道健康的衛士》以及《慢性腹瀉的革命》等微生態學著作,獲得了廣大專家、醫生及患者的好評,推進了微生態學科的發展。\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59C7D5BC0E583971B612B6E0B762E9CF041E0EA9_size11_w360_h254.jpg\" alt=\"圖片\" />\u003c/p>\u003cp>除此之外,為了能夠給國家儲備微生態領域的專業人才,崔云龍又馬不停蹄地加強與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先后與齊魯醫院、華大基因聯合成立了國內首個微生態研究與診療中心,2015年獲批國內首家微生態領域首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推動產學研緊密結合和科技成果轉化。\u003c/p>\u003cp>功夫不負有心人。截至目前,東海藥業微生態藥品已經進入\u003cstrong>全國二級以上醫院近3000余家和萬家微生態醫藥診所,遍及全國90%以上的省份\u003c/strong>,初步構建起了全國醫院營銷網絡,累計銷售過億盒。\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從源頭控制疾病\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步入無疾而終的健康時代\u003c/p>\u003cp>跟袁隆平院士的“相識”“相知”,是崔云龍現在談起依舊感到幸福和自豪的故事。21世紀初,袁隆平院士深受慢性腹瀉的困擾,拖慢了他在田間山頭、實驗室的水稻研究進程。遠在青島的崔云龍聽到這一情況后,阿泰寧作為治療慢性腹瀉的首批微生態藥物便很快到了袁隆平院士的手里。\u003cstrong>“18盒,困擾我27年的腹瀉問題解決了!”\u003c/strong>在國家和湖南省雜交水稻中心辦公室,袁院士緊握著崔教授的手連連感嘆。\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40CDCB74A1E5E7B3589D92972CB60A39A7050ED9_size60_w1080_h637.jpg\" alt=\"圖片\" />\u003c/p>\u003cp>兩位科學家的會面,給初闖微生態領域的崔云龍打了一劑強心針,“\u003cstrong>以產業報國和人民健康為己任,幫助廣大民眾早日消除痛苦,實現健康長壽\u003c/strong>”的初心更加堅定了起來,而這一初心也成為了推動企業發展前進的動力。\u003c/p>\u003cp>目前,東海藥業已經將新產品領域拓展到骨骼、神經、循環等人體八大系統,包括微生態藥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保健食品、功能性食品和微生態飼料添加劑等近50款產品。贏得了廣大患者好評和專家高度肯定,直接和間接為患者和國家節省診療費用800多億元。\u003c/p>\u003cp>2018年,在山東省“兩會”上,崔云龍于國內外首次提出了\u003cstrong>“通過開展全生命周期人體微生態健康管理,實現無疾而終的超級健康新時代”\u003c/strong>的提案,引起了有關部門及專家的關注。\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3/40CDCB74A1E5E7B3589D92972CB60A39A7050ED9_size60_w1080_h637.jpg\" alt=\"圖片\" />\u003c/p>\u003cp>\u003cstrong>“只有開展全生命周期人體微生態健康管理,才能徹底顛覆以往西醫從末端入手治療疾病和進行健康管理的模式,開啟人類從健康的源頭入手控制疾病,步入無疾而終的超級健康時代。”\u003c/strong>崔云龍基于20多年的人體微生態基礎、新藥創研及臨床應用研究在會上解釋到。這一健康理念的提出十分契合東海藥業有限公司一直以來的追求:以產業報國和人民健康為己任,以公司的發展為當地做出貢獻。\u003c/p>\u003cp>未來,東海藥業會進一步洞察和理解民眾的健康需求,不斷創研適用于更多疾病,滿足更廣泛健康需求,具有更好功效或療效的微生態藥品、保健品和功能性食品。“把東海藥業建設成中國乃至世界微生態制劑的領軍企業,搶占國際制高點,引領微生態發展方向。”正如崔云龍希冀的,為健康中國戰略貢獻“東海力量”。\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申君毅"},"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3Ca%20href%3D%22%2F%2Fwww.52smzp.com%2Fspecial%2Fwxqd129%2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0_39%2F1D6F5CF3BAD640CBE5E801033E6AB90B0035690A_w300_h220.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hardAd":[],"asideAd2":"%3Ca%20href%3D%22%2F%2Fqdifeng.com%2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0_29%2F98A35F35987CBCB4007A6E6CA72AE1F0ED36B097_w300_h43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43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asideAd1":"%3Ca%20%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04%2FE9866E074E0692D70D1D5D9E926EB57366CBF189_size70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topAd":"%0A%3Cul%20class%3D%22top_adv01_one%22%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li%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span%20class%3D%22icon_adv%22%3E%3C%2Fspan%3E%3Ca%20href%3D%22%2F%2Fwww.52smzp.com%2Fc%2F820eGJ6T5gF%22%20%20target%3D%22_blank%22%20%20title%3D%22%22%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16%2F726C3ACC7F3B81E74E8B1C43B9BE7B158D64240E_size123_w1000_h90.jpg%22%20title%20alt%20border%3D%220%22%20height%3D%2290%22%20width%3D%221000%22%20%2F%3E%20%3C%2Fa%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2Fli%3E%0A%20%20%20%20%20%20%20%20%3C%2Ful%3E%0A","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 <rp id="udzab"><progress id="udzab"></progress></rp>

    <rp id="udzab"><nav id="udzab"></nav></rp>
    <cite id="udzab"><noscript id="udzab"></noscript></cite>

    <cite id="udzab"></cite><cite id="udzab"><noscript id="udzab"></noscript></cite>

    <cite id="udzab"></cite>
  • <ruby id="udzab"><meter id="udzab"></meter></ruby>
  • <tt id="udzab"></tt>
    東海藥業崔云龍:從科學家到企業家,做人體微生態拓荒者
    青島

    東海藥業崔云龍:從科學家到企業家,做人體微生態拓荒者

    2021年03月27日 22:40:11
    來源:鳳凰網青島

    2020年9月,醫保局更新了醫保藥品申報清單。在12種被納入抗擊新冠肺炎醫保用藥的藥品中,酪酸梭菌相關藥品有5種。“國內外最新研究成果證實,人體免疫力的80%以上取決于人體腸道菌群,特別是腸道產酪酸菌的品種多少。”20余年前帶領團隊成功分離獲得我國第一株藥用酪酸梭菌的崔云龍教授在采訪時說到。

    作為我國唯一一家國家微生態藥品產業化示范工程基地、國家醫用微生態工程研究中心,東海藥業專注微生態制劑創研和普及微生態療法,為中國微生態事業的發展和全民健康做出不小貢獻。

    “保護腸道菌群就是保護健康與生命!”這是東海藥業董事長崔云龍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從研制藥品的科學家到產業化發展的企業家,再到微生態醫療健康理論的推廣者,不同身份的轉化磨礪了他堅定的信念。

    本期齊魯企業家日參,讓我們一同走進青島東海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崔云龍,看他如何攻克制約我國微生態藥品發展的技術瓶頸,開拓我國微生態醫藥新時代。

    圖片

    撰文/の吳俊蕊

    審校/の馮亞楠

    轉型企業家

    回家鄉攻克三大技術難題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改革開放浪潮下,不少有志青年出國學習先進技術、吸收先進理念,把國外先進的技術、理念帶回國,推動國內經濟產業的發展。崔云龍就是“海歸派”中的一員。

    圖片

    在日本求學的過程中他發現日本已嚴格限制醫學抗生素使用,疾病治療多采用微生態醫藥替代。因抗生素會造成人體菌群失調、產生耐藥性,嚴重威脅著健康和生命,而當時國內囿于疾病末端開展治療,抗生素被廣泛用于抗感染疾病,并沒有認識到人體微生態平衡及活菌制劑對健康、長壽的重要意義。對此,東海藥業崔云龍教授暗下決心:“依靠自主創新,一定要開發出屬于國人的新一代微生態藥品!

    90年代末,在國際微生態領域方面,中國鮮有涉足,近半世紀被日本人壟斷。回國后崔云龍放棄了月薪35萬日元(相當于國內工資的近三百倍)的優厚待遇,召集了30多位志同道合的留學知識分子,在北京阜成路中學租賃了三間實驗室開始了艱苦卓絕微生態新藥科研攻關之路。在那里,他創建了北京普爾康醫藥高科技有限公司,潛心創研新一代替代抗生素、消除腸病及并發癥的微生態藥品。

    圖片

    為了尋找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質菌種,崔云龍和同事們走進荒野從兩萬多份樣品中,選擇出酪酸梭菌CGMCC0313-1菌株,并分離獲得了首株藥用凝結芽孢桿菌菌株TBC169

    在其他國家為了打破日本在微生態制藥領域的壟斷,投入十幾億美元未果的項目,被崔云龍團隊攻克下來了,三千越甲可吞吳,而崔云龍也因此被譽為“中國酪酸菌之父”。

    圖片

    2003年,在國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崔云龍回到家鄉青島建立了青島東海藥業有限公司,在他的帶領下,東海藥業攻克了制約我國微生態藥品發展的三大技術瓶頸,掌握了高效藥用菌種選育、耐胃酸、耐常溫微囊工藝技術,創研了阿泰寧、寶樂安、爽舒寶等新一代革命性的藥品,而這新一代產品解決了厭氧菌芽孢產率低、微生態藥品需要2~8℃低溫貯運等技術難題。

    圖片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仍“傳道”之

    當解決了技術和量產問題,又一難題接踵而至,那就是如何進行推廣銷售。微生態系統研究是21世紀初興起的新興學科,微生態藥品又是近幾年新研制的藥物,許多醫生不了解相關知識不敢開藥,患者沒有接觸過微生態藥品不敢服藥,阿泰寧、舒爽寶被積壓在倉庫里,徘徊在市場的邊緣。

    “只有給醫生普及微生態知識,才能讓醫生放心大膽的開藥;只有讓患者了解阿泰寧等微生態制品的藥效,才能讓患者放心大膽的服藥。”2005年,崔云龍開啟了他的學術推廣培訓,六個多月里,他縱橫奔波8萬里,講課150多場,培訓醫生8000余人。但畢竟個人的學術推廣傳播力太小,科普力度也太弱,崔云龍又先后組織拍攝了世界首部微生態學科教片《現代微生態學的基礎與應用——益生菌制劑治療菌群失調與相關疾病的研究進展》消化科專輯和兒科專輯,主編了世界首部酪酸梭菌專著《酪酸梭菌——腸道健康的衛士》以及《慢性腹瀉的革命》等微生態學著作,獲得了廣大專家、醫生及患者的好評,推進了微生態學科的發展。

    圖片

    除此之外,為了能夠給國家儲備微生態領域的專業人才,崔云龍又馬不停蹄地加強與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先后與齊魯醫院、華大基因聯合成立了國內首個微生態研究與診療中心,2015年獲批國內首家微生態領域首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推動產學研緊密結合和科技成果轉化。

    功夫不負有心人。截至目前,東海藥業微生態藥品已經進入全國二級以上醫院近3000余家和萬家微生態醫藥診所,遍及全國90%以上的省份,初步構建起了全國醫院營銷網絡,累計銷售過億盒。

    從源頭控制疾病

    步入無疾而終的健康時代

    跟袁隆平院士的“相識”“相知”,是崔云龍現在談起依舊感到幸福和自豪的故事。21世紀初,袁隆平院士深受慢性腹瀉的困擾,拖慢了他在田間山頭、實驗室的水稻研究進程。遠在青島的崔云龍聽到這一情況后,阿泰寧作為治療慢性腹瀉的首批微生態藥物便很快到了袁隆平院士的手里。“18盒,困擾我27年的腹瀉問題解決了!”在國家和湖南省雜交水稻中心辦公室,袁院士緊握著崔教授的手連連感嘆。

    圖片

    兩位科學家的會面,給初闖微生態領域的崔云龍打了一劑強心針,“以產業報國和人民健康為己任,幫助廣大民眾早日消除痛苦,實現健康長壽”的初心更加堅定了起來,而這一初心也成為了推動企業發展前進的動力。

    目前,東海藥業已經將新產品領域拓展到骨骼、神經、循環等人體八大系統,包括微生態藥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保健食品、功能性食品和微生態飼料添加劑等近50款產品。贏得了廣大患者好評和專家高度肯定,直接和間接為患者和國家節省診療費用800多億元。

    2018年,在山東省“兩會”上,崔云龍于國內外首次提出了“通過開展全生命周期人體微生態健康管理,實現無疾而終的超級健康新時代”的提案,引起了有關部門及專家的關注。

    圖片

    “只有開展全生命周期人體微生態健康管理,才能徹底顛覆以往西醫從末端入手治療疾病和進行健康管理的模式,開啟人類從健康的源頭入手控制疾病,步入無疾而終的超級健康時代。”崔云龍基于20多年的人體微生態基礎、新藥創研及臨床應用研究在會上解釋到。這一健康理念的提出十分契合東海藥業有限公司一直以來的追求:以產業報國和人民健康為己任,以公司的發展為當地做出貢獻。

    未來,東海藥業會進一步洞察和理解民眾的健康需求,不斷創研適用于更多疾病,滿足更廣泛健康需求,具有更好功效或療效的微生態藥品、保健品和功能性食品。“把東海藥業建設成中國乃至世界微生態制劑的領軍企業,搶占國際制高點,引領微生態發展方向。”正如崔云龍希冀的,為健康中國戰略貢獻“東海力量”。

    放荡的美妇欧美在线播放,亚洲色图欧美色图,青青青爽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