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03c/p>\u003cp>\u003cstrong>本文授權轉載自\u003c/strong>/©青記(ID:tsingnotes)\u003c/p>\u003cp>\u003cstrong>撰文\u003c/strong>/©青記君\u003c/p>\u003cp>\u003cstrong>編輯\u003c/strong>/©張慧\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全面放開落戶限\u003c/strong>\u003cstrong>制\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青島步子要邁得更大一點\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2/8E6BBF2279AAADF37CE65F926A97C2FD0ADE4FBB_size461_w1080_h849.png\" />\u003c/p>\u003cp>除了取消購房落戶的面積限制,《意見》還明確放寬學歷和技能人才落戶條件、鼓勵舉家遷徙和親屬投靠、服務“雙招雙引”賦權激勵落戶等,實施分區域、分類別、差別化落戶政策,即繼續放寬四個中心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大幅放寬三個城區(黃島區、城陽區、即墨區),全面放開三個縣域(膠州市、平度市、萊西市)。\u003c/p>\u003cp>\u003cstrong>也即是說,目前青島全市只有三個代管縣級市是全面放開落戶限制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對比之下,濟南則從去年6月1日開始,全面放開落戶限制。\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20年3月3日,山東省委、省政府印發《貫徹<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加快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實施意見》,明確指出,“濟南、青島中心城區盡快放開落戶限制”。\u003c/p>\u003cp>1月7日召開的2021年全省住房城鄉建設工作會公布,除青島中心城區外,山東省城鎮落戶門檻全部取消。\u003c/p>\u003cp>\u003cstrong>站在全省層面來看,山東還是希望青島的步子邁得更大一點。\u003c/strong>\u003c/p>\u003cp>從這個角度來說,青島實施“分區域、分類別、差別化落戶政策”沒有錯,但其實應該分兩層,即放寬四個中心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全面放開其他區市(黃島區、城陽區、即墨區、膠州市、平度市、萊西市)。\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2/29B453E1929B2BD6C86427ED6D90F53ED8D30B39_size2131_w1080_h1353.png\"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青島還需加快破除\u003cstrong>都市圈\u003c/strong>戶籍壁壘\u003c/strong>\u003c/p>\u003cp>再從城市群和都市圈發展角度來看,青島這一次戶籍制度改革似乎也沒有跟上新的政策變化。\u003c/p>\u003cp>3月13日發布的十四五規劃全文中對城市圈和都市圈進行了非常多的筆墨描述,而且從詞頻來看,全文6萬多字的規劃中,“中心城市”提到了6次,“城市群”提到了16次,“都市圈”提到了9次,兩者都高于“中心城市”的次數,“一體化”提到了21次。\u003c/p>\u003cp>關鍵詞的頻率折射出國家發展策略的變化。\u003c/p>\u003cp>這是一個明顯的信號。\u003c/p>\u003cp>\u003cstrong>也就是說,至少在都市圈內人財物的流動應該是完全放開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去年5月6日,浙江省寧波市發布《關于全面放寬我市落戶條件的通知》,明確給予舟山戶籍人員遷移戶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區戶籍等同于寧波市區戶籍,舟山縣市戶籍等同于寧波縣市戶籍;并放寬社保繳納條件,社保繳納年限累計的范疇由“在寧波繳納”放寬至“在浙江省內繳納”,即在省內其他地市繳納的社保可納入寧波累計繳納年限。\u003c/p>\u003cp>同樣,去年12月,蘇州市發布《市政府辦公室關于進一步推動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的實施意見》也提出,實施省內特大城市蘇州與南京在積分落戶時,實現居住證年限和社保年限積累互認。探索蘇州與無錫、常州等具備條件的都市圈率先實現戶籍準入年限同城化積累互認。\u003c/p>\u003cp>\u003cstrong>可以看出,各大都市圈加快破除戶籍等發展壁壘,將為整個經濟發展提供更強的內生動力。\u003c/strong>\u003c/p>\u003cp>青島十四五規劃中已經提出,要打造世界知名的青島都市圈,共建膠東經濟圈,引領形成“一群兩心三圈”發展格局,提升山東半島城市群綜合競爭力。\u003c/p>\u003cp>而且青島都市圈也進行了擴容升級,相比于2017年12月《山東半島城市群發展規劃(2016-2030年)》,最新的“青島都市圈”明確由青島、濰坊、日照和煙臺海陽、萊陽等組成。\u003c/p>\u003cp>\u003cstrong>但青島這一次戶籍制度改革卻沒有針對濰坊、日照和煙臺海陽、萊陽等青島都市圈城市給予相應的特殊政策。\u003c/strong>\u003c/p>\u003cp>細節之處,凸顯對于政策的把握和理解。\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新政放開,“搶人”效果幾何?\u003c/strong>\u003c/p>\u003cp>深入來看,青島這一次戶籍制度改革,更多其實是針對存量的一次降低門檻嘗試。\u003c/p>\u003cp>也就是說,是針對已經在青島居住尤其是在青島買房,但之前受限于90平米的限制沒有落戶青島的人群。\u003c/p>\u003cp>這一點,其實從官方對于進一步放寬落戶政策的原因解釋也可以窺見一二。\u003c/p>\u003cp>《意見》指出,2018年版的戶籍遷入政策主要存在三個方面問題:\u003c/p>\u003cp>一是人口增速持續放緩,2018年增加14萬余人,2019年增加10萬余人,2020年增加8萬余人,人口增長率和凈增長數量連續兩年下滑。\u003c/p>\u003cp>二是購房落戶有面積限制。要求擁有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城陽區)90平方米以上、新區(青島西海岸新區、紅島經濟區、即墨區)60平方米以上單套商品住宅才能落戶,導致存在有房“落不下”問題。\u003c/p>\u003cp>三是落戶途徑存在盲區。部分有落戶意愿人員,因無購房、無親屬投靠、單位無集體戶等條件限制無落戶途徑。\u003c/p>\u003cp>尤其是第一條原因,蘊含著非常大的信息量。\u003c/p>\u003cp>從戶籍人口來看,2018年增加14萬余人,2019年增加10萬余人,2020年增加8萬余人,人口增長率和凈增長數量連續兩年下滑。\u003c/p>\u003cp>對應的是,從常住人口來看,2018年青島常住人口增加10.43萬人,2019年增加10.5萬人,2020年數據沒有公布。\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2/1A035039BCED73EE252AAF04BC0F504F41CA7045_size85_w1080_h720.png\" />\u003c/p>\u003cp>\u003cstrong>也就是說,青島常住人口增加要比戶籍人口增加少,或者持平。\u003c/strong>\u003c/p>\u003cp>這說明一個問題,青島需要警惕可能出現的人口凈流出狀態。\u003c/p>\u003cp>當然,具體數據還要看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2/2CB8FF8788DE75E7EB4476AA82400A951FCCDF2E_size147_w640_h641.png\"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圖片來源:國民經略\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青島:需要警惕年輕人流失問題\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不過,現實來看,青島的確需要警惕年輕人、高學歷人口流失問題。\u003c/p>\u003cp>從相關求職數據和分析來看,青島“勞動年齡人口規模處于’下降通道’”和“高學歷畢業人口增長滯后”的判斷得到了部分驗證。\u003c/p>\u003cp>根據脈脈數據研究院2020年3月發布的《2020人才流動與遷徙報告:疫情之上,機遇何在》顯示,關于重點城市職場人平均年齡的調研中,青島平均年齡33.6歲,年齡較大,居全國第五,排在青島前面的四個城市是哈爾濱、大連、沈陽和石家莊,從中不難看出青島年輕人求職者數量不占優勢。\u003c/p>\u003cp>從某種程度來說,一座城市人口增加數量尤其是年輕人和高學歷人口增幅比GDP增幅更能體現城市的發展活力。\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秦河漢"},"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3Ca%20href%3D%22%2F%2Fwww.52smzp.com%2Fspecial%2Fwxqd129%2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0_39%2F1D6F5CF3BAD640CBE5E801033E6AB90B0035690A_w300_h220.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hardAd":[],"asideAd2":"%3Ca%20href%3D%22%2F%2Fqdifeng.com%2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0_29%2F98A35F35987CBCB4007A6E6CA72AE1F0ED36B097_w300_h43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43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asideAd1":"%3Ca%20%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04%2FE9866E074E0692D70D1D5D9E926EB57366CBF189_size70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A","topAd":"%0A%3Cul%20class%3D%22top_adv01_one%22%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li%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span%20class%3D%22icon_adv%22%3E%3C%2Fspan%3E%3Ca%20href%3D%22%2F%2Fwww.52smzp.com%2Fc%2F820eGJ6T5gF%22%20%20target%3D%22_blank%22%20%20title%3D%22%22%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16%2FF49793000C7E407B69BA3AC96242645EAE5EA2CC_size122_w1000_h90.jpg%22%20title%20alt%20border%3D%220%22%20height%3D%2290%22%20width%3D%221000%22%20%2F%3E%20%3C%2Fa%3E%0A%20%20%20%20%20%20%20%20%20%20%20%20%3C%2Fli%3E%0A%20%20%20%20%20%20%20%20%3C%2Ful%3E%0A","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 <rp id="udzab"><progress id="udzab"></progress></rp>

    <rp id="udzab"><nav id="udzab"></nav></rp>
    <cite id="udzab"><noscript id="udzab"></noscript></cite>

    <cite id="udzab"></cite><cite id="udzab"><noscript id="udzab"></noscript></cite>

    <cite id="udzab"></cite>
  • <ruby id="udzab"><meter id="udzab"></meter></ruby>
  • <tt id="udzab"></tt>
    青島:需要警惕年輕人流失問題
    青島

    青島:需要警惕年輕人流失問題

    2021年03月20日 16:31:42
    來源:鳳凰網青島

    青島戶籍制度改革又往前邁出一步。

    3月15日,青島市人民政府網站發布《關于進一步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解讀》,其中最大的變化是,取消原有單套商品住宅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城陽區)90平方米以上、新區(青島西海岸新區、紅島經濟區、即墨區)60平方米以上的面積限制,實現在青島市取得居住性質的合法產權型房屋人員(含已辦理房屋轉讓合同網簽備案)及其近親屬即可辦理落戶。

    這也意味著,只要在青島有住房就可以落戶。

    本文授權轉載自/©青記(ID:tsingnotes)

    撰文/©青記君

    編輯/©張慧

    全面放開落戶限

    青島步子要邁得更大一點

    除了取消購房落戶的面積限制,《意見》還明確放寬學歷和技能人才落戶條件、鼓勵舉家遷徙和親屬投靠、服務“雙招雙引”賦權激勵落戶等,實施分區域、分類別、差別化落戶政策,即繼續放寬四個中心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大幅放寬三個城區(黃島區、城陽區、即墨區),全面放開三個縣域(膠州市、平度市、萊西市)。

    也即是說,目前青島全市只有三個代管縣級市是全面放開落戶限制的。

    對比之下,濟南則從去年6月1日開始,全面放開落戶限制。

    2020年3月3日,山東省委、省政府印發《貫徹<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加快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實施意見》,明確指出,“濟南、青島中心城區盡快放開落戶限制”。

    1月7日召開的2021年全省住房城鄉建設工作會公布,除青島中心城區外,山東省城鎮落戶門檻全部取消。

    站在全省層面來看,山東還是希望青島的步子邁得更大一點。

    從這個角度來說,青島實施“分區域、分類別、差別化落戶政策”沒有錯,但其實應該分兩層,即放寬四個中心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全面放開其他區市(黃島區、城陽區、即墨區、膠州市、平度市、萊西市)。

    青島還需加快破除都市圈戶籍壁壘

    再從城市群和都市圈發展角度來看,青島這一次戶籍制度改革似乎也沒有跟上新的政策變化。

    3月13日發布的十四五規劃全文中對城市圈和都市圈進行了非常多的筆墨描述,而且從詞頻來看,全文6萬多字的規劃中,“中心城市”提到了6次,“城市群”提到了16次,“都市圈”提到了9次,兩者都高于“中心城市”的次數,“一體化”提到了21次。

    關鍵詞的頻率折射出國家發展策略的變化。

    這是一個明顯的信號。

    也就是說,至少在都市圈內人財物的流動應該是完全放開的。

    去年5月6日,浙江省寧波市發布《關于全面放寬我市落戶條件的通知》,明確給予舟山戶籍人員遷移戶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區戶籍等同于寧波市區戶籍,舟山縣市戶籍等同于寧波縣市戶籍;并放寬社保繳納條件,社保繳納年限累計的范疇由“在寧波繳納”放寬至“在浙江省內繳納”,即在省內其他地市繳納的社保可納入寧波累計繳納年限。

    同樣,去年12月,蘇州市發布《市政府辦公室關于進一步推動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的實施意見》也提出,實施省內特大城市蘇州與南京在積分落戶時,實現居住證年限和社保年限積累互認。探索蘇州與無錫、常州等具備條件的都市圈率先實現戶籍準入年限同城化積累互認。

    可以看出,各大都市圈加快破除戶籍等發展壁壘,將為整個經濟發展提供更強的內生動力。

    青島十四五規劃中已經提出,要打造世界知名的青島都市圈,共建膠東經濟圈,引領形成“一群兩心三圈”發展格局,提升山東半島城市群綜合競爭力。

    而且青島都市圈也進行了擴容升級,相比于2017年12月《山東半島城市群發展規劃(2016-2030年)》,最新的“青島都市圈”明確由青島、濰坊、日照和煙臺海陽、萊陽等組成。

    但青島這一次戶籍制度改革卻沒有針對濰坊、日照和煙臺海陽、萊陽等青島都市圈城市給予相應的特殊政策。

    細節之處,凸顯對于政策的把握和理解。

    新政放開,“搶人”效果幾何?

    深入來看,青島這一次戶籍制度改革,更多其實是針對存量的一次降低門檻嘗試。

    也就是說,是針對已經在青島居住尤其是在青島買房,但之前受限于90平米的限制沒有落戶青島的人群。

    這一點,其實從官方對于進一步放寬落戶政策的原因解釋也可以窺見一二。

    《意見》指出,2018年版的戶籍遷入政策主要存在三個方面問題:

    一是人口增速持續放緩,2018年增加14萬余人,2019年增加10萬余人,2020年增加8萬余人,人口增長率和凈增長數量連續兩年下滑。

    二是購房落戶有面積限制。要求擁有城區(市南區、市北區、李滄區、嶗山區、城陽區)90平方米以上、新區(青島西海岸新區、紅島經濟區、即墨區)60平方米以上單套商品住宅才能落戶,導致存在有房“落不下”問題。

    三是落戶途徑存在盲區。部分有落戶意愿人員,因無購房、無親屬投靠、單位無集體戶等條件限制無落戶途徑。

    尤其是第一條原因,蘊含著非常大的信息量。

    從戶籍人口來看,2018年增加14萬余人,2019年增加10萬余人,2020年增加8萬余人,人口增長率和凈增長數量連續兩年下滑。

    對應的是,從常住人口來看,2018年青島常住人口增加10.43萬人,2019年增加10.5萬人,2020年數據沒有公布。

    也就是說,青島常住人口增加要比戶籍人口增加少,或者持平。

    這說明一個問題,青島需要警惕可能出現的人口凈流出狀態。

    當然,具體數據還要看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

    圖片來源:國民經略

    青島:需要警惕年輕人流失問題

    不過,現實來看,青島的確需要警惕年輕人、高學歷人口流失問題。

    從相關求職數據和分析來看,青島“勞動年齡人口規模處于’下降通道’”和“高學歷畢業人口增長滯后”的判斷得到了部分驗證。

    根據脈脈數據研究院2020年3月發布的《2020人才流動與遷徙報告:疫情之上,機遇何在》顯示,關于重點城市職場人平均年齡的調研中,青島平均年齡33.6歲,年齡較大,居全國第五,排在青島前面的四個城市是哈爾濱、大連、沈陽和石家莊,從中不難看出青島年輕人求職者數量不占優勢。

    從某種程度來說,一座城市人口增加數量尤其是年輕人和高學歷人口增幅比GDP增幅更能體現城市的發展活力。

    放荡的美妇欧美在线播放,亚洲色图欧美色图,青青青爽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